专家联名呼吁防治“水稻杀手”杂草稻刻不容缓

水稻田里混杂着“李鬼”,目前,在江苏乃至全国的稻田里都潜伏着“鬼稻”,它们样子和水稻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长得比普通水稻稍高,有时结出的稻米颜色还呈现出红色,但是只要发现这些红色稻米的田块,水稻产量几乎都有明显的下降。

杂草稻,似草非草、似稻非稻,草的特性,稻的外表—混迹于水稻之中,肉眼难辨,生长能力顽强,3年就可以让水稻颗粒无收。杂草稻野性十足,它比栽培稻早发芽、早分蘖、早抽穗、早成熟,一旦在稻田中安家落户,就会拼命与栽培稻争夺阳光、养分、水分和生长空间。

转基因技术正广泛地应用于农作物品质改良,当市场上销售的转基因大豆、转基因油菜、转基因玉米已被消费者接受的时候,转基因水稻是否有害的问题,正引起人们普遍关注。昨天,由南京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生物安全分会等主办的“杂草科学与农业生产安全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宁召开,专家透露,我国转基因水稻已进入生产性实验阶段。
转基因水稻可抗虫
转基因水稻,是根据某种特殊需要在水稻中引入特殊的基因。复旦大学教授、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卢宝荣说,一种名为Bt的转基因水稻,是在水稻中引入一种特殊基因,产生一种蛋白,这种蛋白会让食用了这种水稻的常见害虫浑身溃烂死亡。这种特殊的抗虫功能,可以使水稻田的农药使用量大大减少。
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主任强胜透露,目前转基因水稻已进入生产性实验阶段,但离真正商业化生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有关研究表明,转基因抗虫性水稻可减少农药使用量八成,从而大大减少农药尤其是剧毒农药对人体和土地及环境的伤害。此外,转基因抗虫性水稻的亩产量也比常规水稻高约6%。“两害相权取其轻”,卢宝荣说,农药对环境的污染已是有目共睹,目前转基因作物的危害还不是特别明显,科学家要做的工作,就是把转基因水稻可能对环境和人体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这些工作包括对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环境安全、生物多样性安全等进行评估、监测和管理。
转基因水稻是否危险
“转基因水稻如果大面积种植,一些基因可能通过与其野生亲缘种间发生逃逸,发生基因污染。”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薛达元研究员是最早公开质疑转基因水稻安全性的专家,关于转基因水稻的安全之争也已旷日持久。
卢宝荣透露,我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生物安全问题非常重视,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研究力量,进行转基因水稻的环境释放与生态风险的研究。“863”和“973”计划都有专门立项,组织科学家进行联合攻关。作为复旦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卢宝荣的研究小组也开展了“水稻转基因逃逸及其生态风险”的相关研究。研究表明,如果种植距离较近,外源转基因逃逸就可能会发生。
强胜也介绍,在最近的一次普查中,在我市浦口永宁镇发现了杂草稻,这种杂草稻与水稻长相相近,如果和含有抗除草剂基因的转基因水稻种植在一起,抗除草剂基因可能会“逃逸”到杂草稻中,形成抗除草剂的超级杂草,这些都是必须预防的风险。
研究同样表明,转基因水稻的转基因“逃逸”并非不能控制,转基因“逃逸”主要通过花粉流来实现。因此,设立至少10米以上的空间隔离距离,或利用其他高秆作物设立隔离带,便能有效避免。
专家介绍,尽管可以较好地规避转基因“逃逸”的风险,但仍有许多科学问题需要深入研究。例如,抗虫转基因对害虫天敌的作用,转基因植株对土壤和微生物的影响,携带转基因的其他个体或种群将导致怎样的生态后果,带来什么样的风险,等等,只有当这些问题都解决后,转基因水稻才有望走上我们的餐桌。

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的强胜教授告诉记者,这些“鬼稻”又叫杂草稻,这是目前水稻生产上非常严重的一个新的草害问题。有些田块因为杂草稻的存在,不得不被抛荒,甚至导致局部绝收,而且杂草稻入侵农田的现象正在日益严重。

杂草稻,似草非草、似稻非稻,草的特性,稻的外表—混迹于水稻之中,肉眼难辨,生长能力顽强,3年就可以让水稻颗粒无收。为此,多位专家联名呼吁—

目前,这种情况引起了国家生物安全专家的重视。前天,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齐集南农参加杂草稻论坛和培训班,中国复旦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卢宝荣指出,如果杂草稻的危害不加以控制,那么在它入侵三年之后,就会造成粮食生产的大面积的歉收,给粮食安全拉响警报。

金秋十月,江南鱼米之乡溧阳正值稻穗飘香,但上兴镇的几户农民望着稻田里长势旺盛的“水稻”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些看似又高又壮的“水稻”其实不是真正的稻子,而是杂草稻,他们的稻田为此将减产40%以上。

现状:“鬼稻”入侵潜伏水稻田

从现场调查的农业专家那里,记者了解到杂草稻的惊人危害:联合国粮农组织2007年将其定为稻田危害性排名第三的草害;从2005年引起专家关注到全国性暴发仅有三四年时间,已造成相关稻田平均减产10%左右,严重的达60%―80%,甚至绝收。

卢宝荣教授告诉记者,杂草稻其实就是稻属的植物入侵水稻田,对田地形成危害,由于它和水稻本是同属,因此长相本就和水稻相似,与一般的杂草相比,它有着更强的隐蔽性,因此它又被称为“鬼稻”。

“杂草稻是具有杂草特性的水稻,又称野稻、杂稻、再生稻,农民称之为大青棵,其外部形态和水稻极为相似,但在田间具有更旺盛的生长能力,植株一般比较高大。”南京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农业部批杂草研究室主任强胜教授告诉记者。

目前,它在全世界大范围存在,已经成为危害农业生产的第三大杂草。谈起“鬼稻”对农田入侵之迅速,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的强胜教授说,如果一亩水稻田中,只要混进了5粒杂草稻的种子,那么第二年,它就可能结出3000粒杂草稻种子,如果以10%至30%的成熟率来算,那么只消短短三年,5粒杂草稻种就可能造成这一亩田地的绝收。

杂草稻野性十足,它比栽培稻早发芽、早分蘖、早抽穗、早成熟,一旦在稻田中安家落户,就会拼命与栽培稻争夺阳光、养分、水分和生长空间。杂草稻还很“聪明”,它的重要特性就是落粒性强,边成熟边落粒,为的就是躲过人类的收割,并在下一年继续生根发芽。而且其种子休眠时间最长达10年,只要温度湿度适宜,它就会破土萌发生生不息。同时,它在进化过程中还不断模仿栽培稻的特征,如高度、颜色等,甚至将来某一天我们可能很难用肉眼分辨杂草稻与栽培稻。

但是,目前绝大多数的农民和某些地方的植保部门还没有认识到它是一种杂草,而误以为是水稻种子的混杂,正因为如此,“鬼稻”在入侵之后,得以潜伏在水稻田中。据南京农业大学杂草研究室强胜课题组近三年的调查:我国的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河北、江苏、安徽、浙江、湖北、湖南、江西、广东、广西、云南、四川和重庆等地稻田近年来均有杂草稻危害发生。

专门研究生物进化科学的复旦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系主任、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卢宝荣教授告诉记者,目前专家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杂草稻的来源,但已知的有4个方面:一是由野生稻逐渐演化而来,二是野生稻与栽培稻自然杂交产生,三是地理亲缘关系较远的灿稻与粳稻杂交导致性状分离,四是“返祖现象”促使人工栽培稻突然“找回”祖先野生稻的某些特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