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还需多做实验检验安全性

4月11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来长沙讲座,在推广其生态农业理念之余,被问得最多的还是转基因问题。
转基因的争议由来已久,蒋高明回忆,2004年《南方周末》一篇关于转基因的报道,拉开中国专家的转基因论战序幕。
今年1月,方舟子和崔永元的转基因论战升级,方舟子以名誉纠纷的名义向法院起诉崔永元。在这之前的2013年,发生过61名两院院士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的事件,请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农业部也在其官方网站上驳斥吃转基因食品会导致“绝育”、“致癌”的不实言论;另一方面,2013年甘肃张掖市成为全国第一个明令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地级市;而为更显着地与非转基因食品区分开来,甘肃省规定超市要设立转基因食品专柜。
眼下,“挺转”与“反转”均有各方力量参与其中,使得转基因食品问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作为中科院植物所的专家,因为专业身份和供职单位的权威性,蒋高明因质疑转基因的鲜明态度而备受关注。
呼吁转基因应用更透明 湘声报:直白一点说,转基因是项什么?
蒋高明:拿抗害虫的转基因棉花来说,操作过程是,把使害虫胃穿孔的基因片段,植入棉花作物中,棉花长大后,虫子吃它,胃就会穿孔。学术说法是,将基因片段转入特定生物,基因重组后,该生物获得特定的遗传性状。抗虫或抗除草剂,是现在国内转基因作物的主要特征。
湘声报:老百姓担心“被”摄入转基因食物,媒体也报道海南、湖北等地陆续查获非法转基因农作物。转基因技术在国内外运用情况到底如何?
蒋高明:1996年在美国,转基因技术开始用于生产。国内陆续批准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有棉花、西红柿、木瓜、菜椒。我国很早就种植转基因棉花,转基因作物面积是世界第六。虽商业化的品种不多,但是作为科研,转基因覆盖很广。现涉及100多个物种,200多个基因。花生、水稻甚至药材、动物,大小食物品种都涉及了。
但我国法律规定主粮不能转基因化。即便如此,利益驱动下非法种植很多,海南去年查处3起种植转基因玉米、棉花。
进口的转基因作物有玉米、大豆、油菜籽、棉花等,目前有20多个国家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如美国、巴西、印度等。
湘声报:哪些是转基因食品,消费者无法分辨。有专家呼吁转基因应用要更透明。
蒋高明:很多人问我,转基因食品会不会致癌,危害是什么。国家对转基因的科普太少,导致民众恐慌。在我国,转基因的标注,大豆油类的产品做得比较好,但下游产品如豆瓣酱这些便无从辨析。标注时普遍字体很小,相反,非转基因的字样写得很大。甘肃省规定超市设转基因食品专柜,我认为很好,消费者可以选择吃或不吃转基因产品。
湘声报:与健康相关的转基因数据中,你最希望公开哪些?
蒋高明:作物的草甘膦含量我最关注。植入抗除草剂基因的作物,在农民喷除草剂时,该作物不死,杂草会死,作物中存在一定的除草剂含量。
之前我国有个标准,其含量不能超过1PPM。有媒体报道,阿根廷一些农作物早查出超过这个标准。据我所知现在政策监管有所弱化,越来越少人提到含量的问题,这使得进口的转基因食品风险很大。我们有必要呼吁,公布转基因食品的除草剂含量。这个数值和健康密切相关。
此外,抱着科学严谨的态度,证明转基因食品无害的实验也要透明化,才能真正让公众信任。比如,实验是谁做的,做了多久,喂给谁吃,用的哪种转基因食物等等。政府每批准一项进口转基因食品,其安全性的实验数据和认证的标准都要公开。进口的产品,用到何处也需公示。
湘声报:不能否认,抗虫和抗除草剂的转基因技术可让作物少打农药。
蒋高明:前期也许是少打了农药,但是在后期,很可能导致超级害虫或超级杂草的出现,农药也会用得更多。如今的抗虫转基因技术,主要是杀死棉花的棉铃虫。但物种都有适应能力和逃离能力。一旦第一批害虫被杀死,会把遗传信息留给下一代而产生抗体,或直接逃到其他农作物上。如今棉铃虫出现在桃树和玉米地里就是证明。
美国科学家最近发现,当抗虫玉米杀死98%的根虫时,剩下的2%将会变成超级害虫,抵抗能力高于一般害虫,需更多的农药才能杀死。
此外,抗除草剂的作物农药会打更多。除草剂同时喷到农作物和杂草身上,杂草死了,农作物吸收除草剂活了下来,同样在农药的使用上是有增无减。转基因的研发速度永远赶不上生物物种进化和逃离。
还需多做实验检验安全性
湘声报:反对转基因的阵列中,有反转基因技术商业化,有反转基因技术本身,你反对的是什么?
蒋高明:作为生态农业学者,我关注更多的是转基因改变生命结构后的连锁反应、食物链的潜在风险、转基因的污染问题和清除的途径。
对于转基因技术我并不反对,它体现的是国家的科技水平。但是把转基因技术商业化,变成大规模生产我反对,因为这需要更多实验检验其安全性。
湘声报:商业化的转基因品种在生产前,都有大量实验证明其安全性。有专家证明,植入的抗虫基因只是一个蛋白质,并无毒性。且该基因只对碱性胃液的虫胃有穿孔作用,人体胃液是酸性,并无伤害。
蒋高明:我认为这只是个理论推导,不是科学论证。他们的逻辑是,这个是无毒的,所以吃进人体也无毒。但人体是一个复杂系统,不能简单推断,需要长期实验证明。
“反式脂肪酸”——100年前西方的发明,能让食物更美味、且更易保存的氢化植物油,其中含反式脂肪酸。直到80年后,才有学者证明反式脂肪酸有引发心血管疾病风险。到本世纪初,各国都陆续将反式脂肪酸踢出食物链。包括着名的“三聚氰胺”,曾也被证明是无毒的,但实践证明对婴幼儿身体有很大影响。
湘声报:有无实验证实转基因食品有害?
蒋高明:科学杂志《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曾发表法国卡昂大学实验室对小白鼠所做的转基因食品实验。结果表明,小白鼠只食用美国生产的转基因NK603型玉米,两年后增加了肿瘤生长的机率,雌性小白鼠患上乳腺瘤,雄性小白鼠发生肝出血、肾病等症状,从而降低了小白鼠的寿命。后来法国政府向欧盟委员会提出建议书,申请停止在欧洲种植该转基因玉米。
虽然实验只证明了其中一种有害,但说明了一个问题,实验要做长久。如果有人不服,可以推翻重做。要用科学论证的方式来说话,而不是理论推导。
湘声报:有专家称美国人吃了20年转基因食品都没有出现事故,并且在2013年,享有崇高荣誉的“世界粮食奖”颁给了孟山都公司。
蒋高明:颁奖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不便置词。但是美国人吃了20年转基因食品,这个说法不正确。崔永元的纪录片中记录,美国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转基因食品,也有人在抗议生产转基因食品。美国越来越多的食品公司开始生产非转基因食品,贴上“非转基因”或“不含转基因成分”的标签。在美国,大家有选择吃或者不吃的权利。
科学真理不怕质疑 湘声报:转基因农业和传统生态农业的区别是什么?
蒋高明:两者完全不同。转基因技术依靠的是基因的交流,非常微观。转基因作物没有繁殖能力,需要向种子公司购买专门的种子,且农作物产量不算高,主要是能减少人工除虫或除草成本,使得有规模化生产的优势。而生态农业中,物种并没有改造,都是自我繁殖,利用物种之间的天敌进行生态循环,比较宏观。虽然所需人力较多,但却是一种环保可持续的农业模式。
湘声报:“挺转派”常提到一个事实,90年代我国开始引进转基因棉花,如今棉花市场90%是国产转基因品种。相反,一直未允许种植的转基因大豆,在2001年加入WTO后,国内市场被美国转基因大豆侵蚀。他们用“棉花之胜”和“大豆之殇”来证明反转基因只会拖农业产业化的后腿。你认可吗?
蒋高明:说到“棉花之胜”,我并不赞成。转基因棉退化的事件常见诸报端,其产量和质量连年下降。棉铃虫被基本控制后,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等刺吸式小害虫集中大爆发,用药量猛增。我的观点是,关于产业化,是经济手段的问题,不要以此来否定品种。用生态手段同样能种出优质量高的作物。
湘声报:生态农业要投入大量劳动力,这和市场化、规模化经济是否相悖?
蒋高明:转基因大豆能占据国内大部分市场,很大原因是WTO的规则导致。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大豆可进入中国市场。市场上一边是成本高的传统大豆,一边是廉价的转基因大豆,商家当然会选择便宜的。这是为什么传统大豆会失利的原因,并不是品种不好。相反,要振兴国内大豆市场,政府一方面要严格进口标准,另一方面要提高传统豆农的积极性,做相应的补贴。
此外,走市场化规模经济,并不只有转基因技术一条路可走。中国是个人口大国,崇尚精耕细作,这是我们的优势。没必要追求规模化而放弃优势。
湘声报:方舟子对崔永元的诉讼也在今年立案,转基因论战还在继续,你觉得两派有和解的可能吗?
蒋高明:只有在能证明转基因绝对安全时,才有可能和解。但争议的本身就足够能说明问题,国内外专家都拿不准的事,你敢吃吗?谨慎点有错吗?科学真理是不怕质疑的。

关注崔永元视频的百万网民忽略了什么?
政协委员解读转基因安全争议中易混淆的三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