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认为:惩治毁灭性捕捞法律应下狠手

春节前夕,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法庭来到位于大理市挖色镇集市对面的码头开展阳光司法,公开开庭审理一起违反洱海“禁渔令”非法捕捞水产品案。2月5日庭审当天,正值当地的“赶街天”,庭审现场吸引了百余名当地群众到场旁听,穿着白族传统服饰的村民们围坐在简易法庭的周围,以案学法,聆听普法教育。

(蒋理智)
2月5日上午10点,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法庭来到挖色镇集市对面的码头,公开开庭审理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该起案件共有11名被告人,且互相之间存在亲戚关系。因被告人只能用白语交流,大理法院专门选派通晓白语的法官全程以白语审理该案。
法庭经审理查明,2017年10月25日凌晨3时许,11名被告人相约使用禁用的岸滩密眼小拉网,在大理市海东镇下和村以西洱海水域捕鱼。由于此段时期为洱海禁渔期,11名被告人被当场抓获,并查获捕捞的8千克池沼公鱼,价值88元。
大理法院认为,11名被告人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洱海封湖禁渔期间使用法律禁止使用的电捕工具捕捞水产品,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法院酌情从轻处罚,故均依法判处11名被告人拘役4个月,缓刑8个月。
此次庭审现场吸引了百余名当地群众到场旁听,通过白语庭审开展法制宣传,进一步营造全民保护洱海、保护环境的良好法治氛围。法官再次提醒广大群众,根据刑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方法、禁用的渔具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据了解,近年来,大理法院高度重视洱海保护法治工作,对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均到当事人所在村社开展阳光司法,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效果,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逐年减少。

长江禁渔期非法电捕危害生物多样性检察机关认为

一、白族话审判拉近普法距离

惩治毁灭性捕捞法律应下狠手

这起案件共有11名被告人,互相之间存在亲戚关系。因被告人只能用白族话交流,大理市人民法院专门选派通晓白族话的法官,全程以白族话审理了该案。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法庭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25日上午8时开始,大理市人民政府对洱海实行全年全湖禁渔。2017年10月25日凌晨3时许,杨某、赵某等11名被告相约在洱海禁渔期间使用禁用的岸滩密眼小拉网,在大理市海东镇下和村以西洱海水域捕鱼时,被当场查获捕捞的8千克池沼公鱼,价值88元。

在环境法治不断强化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全方位多举措保护长江水生动植物资源多样性,不仅对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中华鲟、江豚等濒危野生动物栖息繁衍,对野生河豚、刀鱼、鲥鱼、鳗鱼、鮦鱼等珍稀鱼类恢复种群有重要作用,还是持续改善长江水生态环境,推动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建设美丽长江的重要一环。

大理市法院认为,11名被告人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洱海封湖禁渔期间使用法律禁用的工具捕捞水产品,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大理市法院酌情从轻处罚,故依法判处杨某等5名被告人拘役4个月,判处赵某等6名被告人拘役4个月,缓刑8个月。

然而,随着餐桌上对野生长江鱼类的美食需求逐渐旺盛,加之“鱼类是可再生资源”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虽然传统渔民在“上岸”后改变了捕鱼生产生活方式,但依然从事零散渔业生产的渔民却在捕鱼方式上不加限制不断“翻新”,即便是渔获不丰,对生物多样性和环境生态潜在的危害却相当严重,并冲撞着法律底线。

云南省挖色镇位于洱海东岸,地处大理市中东部,村民基本都说白族话,此次通过白族话庭审开展法制宣传,拉近了旁听群众与庭审教育的距离,将普法教育真正深入群众、走进民心。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随着渔政、公安部门对禁渔期长江非法捕捞水产品执法力度不断加强,一些个案也随之浮现,司法部门在依法惩处、修复环境的积极努力背后,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二、海边庭审落实“谁执法谁普法”

渔获不多依然被追责

庭审间隙,几个系着“小小法律宣传员”标志的小朋友特别引人注意。他们是大理市法院法官的孩子。正值寒假期间,在近几次大理市法院组织的阳光司法庭审中总是看得到他们的身影。他们随着身边的法官妈妈、法官爸爸一起走到庭审对面的集市里,向每一个经过的村民们发放洱海保护法律宣传资料,向人们询问观看庭审的感受、记录下当地百姓关于法治的声音。

4月27日9时30分,一场不同寻常的巡回法庭庭审,在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医药高新区八圩渔业社区广场举行。

近年来,云南省大理市法院高度重视洱海保护法治工作,对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均到洱海边当事人所在村社开展阳光司法,以“谁执法谁普法”的高度责任感,力求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效果。可以说,效果显着,洱海周边的村民都知道保护洱海需要从自身做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逐年减少。

涉嫌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被告人童某、顾某,先后被法警带到巡回法庭设置的被告人席位上。法院为渔民和村民旁听而安排的二十多张小凳子则座无虚席,因为来了近百名群众,大部分人不得不围站着观摩这一特殊的庭审“法治课”。

“谁执法谁普法”,大理市法院将庭审引入群众中间,让群众看一看庭审现场、听一听普法教育、说一说法治感受。

检察官对两起案件的被告人分别提出指控。

30多岁的童某携带电瓶、逆变器、抄网等电捕鱼工具,采取电捕鱼的方式捕获了鲫鱼4条,称重计1.21千克。童某被当场查获。经过价格认定中心认定,所捕鲫鱼价值52元。

60多岁的顾某则在四圩港闸南侧与长江相连水域放置“地笼网”,捕得鳗鱼、螃蟹等水产品2.1千克,经认定价值80元。

“你是否知道不能电捕鱼?”检察官成月红讯问童某。

“知道,因为一时糊涂。”童某说。

“你是否知道禁渔期、禁渔区?”检察官问。

“知道禁渔期,不知道禁渔区。”童某答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