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种博士、转基因专家与奥瑞金论剑转基因植酸酶玉米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降蕴彰
奥瑞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庚辰2月10通过媒体表示,预计中国政府将在2013年批准转基因植酸酶玉米投产,但当时在场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黄大昉却声称对国内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进程很难预测。

经济观察报 降蕴彰

转基因商业化利益链调查

韩庚辰是上2月10日在北京的一场相关转基因新闻发布会上做出上述表示的。农业部于2009年10月给转基因植酸酶玉米颁发了安全证书,奥瑞金作为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的独家供应商,一直期待尽快能实现该产品的商业化种植推广。早在2009年12月,韩庚辰就通过路透社方面宣布中国转基因主粮获批的消息,短期内就推动该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股市的股价飙涨—6个交易日涨幅达到300%。

2009年10月,中国农业部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和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中国成为世界上首个批准主粮转基因种植的国家。证书批准后,围绕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争议,迅即在业内发酵。

《望东方周刊》记者王玺 | 北京报道

两年前韩庚辰对路透社的说法是,“若所有程序进展顺利,我们希望能在2011或2012年将这些品种投入商用。”但其后,由于来自国内转基因市场监管、技术等多层面的争议不断,以及国内舆论强大的反对转基因声势,致使国内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步伐出现阻滞。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庚辰表示预计中国政府将在2013年批准转基因植酸酶玉米投产,引起多位业内人士的质疑。

而随着两个月后中央一号文件明确强调
“加速实施转基因主粮产业化”,这一争论一夜间成为全体国民关注的焦点。

有媒体称,在沃尔玛长沙市黄兴南路店、中百仓储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路店检测出有转基因大米在售,四川成都伊藤洋华堂超市双楠店则在出售未经国家认可产地的转基因木瓜。

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之前,韩庚辰再次接受了路透社的专访,通过路透社等国际媒体的报道,中国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再次引起国际国内一些人士的关注。发布会期间,韩庚辰还透露,该公司已经培育了多种转基因玉米,今年将进行转基因玉米种子的生产试验,一旦植酸酶玉米获得政府批准,奥瑞金“期望在10年内使植酸酶玉米的种植面积达到全国玉米种植面积的10%”。

此次全国两会前后,更有百人上书反对,政协委员亦联名上交提案,担忧转基因主粮商业推广的安全性。农业部则多次通过媒体澄清转基因主粮的相关问题。

这已经是转基因水稻第二次在市场上被发现。

就在包括袁隆平在内的十多位两院院士高调支持转基因水稻,令该领域的争论渐趋平息之际,转基因玉米似乎尚未引起关注。不过,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转基因玉米领域存在的争议和风险更大,甚至对于最关键事实的认定,亦存在截然相反的描述。

同日,农业部重申:批准发放两种转基因抗虫水稻安全证书并不等于就允许商业化生产。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在国内也没有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

交锋一

转基因粮食商业化的背后,存在怎样的利益链条?

全国两会前夕,一位与转基因玉米研究推广关系密切的官员表示,转基因玉米安全证书的批准有些过早。国内企业3-5年内很难推出可商用的转基因玉米品种。届时,一旦鉴于相关政策国门打开,外资种子企业的转基因品种进入中国占领市场,中国的玉米安全将面临严重威胁。

转基因商业化压力和诱惑

对于国内转基因玉米研发现状,这位官员推荐记者采访玉米行业一位权威科学家。

近年来,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呈现直线上升趋势。

这位科学家向本报透露,农业部批准了的转基因植酸酶玉米这个品种,可能存在一些重大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的研发过程中,关键实验环节未在“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内进行。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实验最终获得的品种存在很大的安全不确定性。

据国际农业应用服务组织发布的报告,全球生物技术第一个14年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已由产业发展的初期1996年170万公顷上升到2009年1.34亿公顷,是当时的79倍。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由最初的6个增加到25个。

这位科学家介绍说,为了保证转基因品种万无一失,在玉米品种开花散粉前,几乎所有的实验关键环节都必须在“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内进行。“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里面的大气压力比外面低,这样“从实验过程一开始,空气都是往里流的,所有的空气都要经过过滤,过滤后的所有东西都会沉淀在管道里的一个箱子里。实验室里那些花粉、孢子等转基因微生物绝对不会跑到实验室外的大气当中去”。

“这一直线上升,伴随着对转基因安全的激烈争议。”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对《?望东方周刊》说:这个趋势不仅不会逆转,而且将会更加迅猛。

由于工作关系,这位科学家曾赴美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墨西哥等国多次实地考察。“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非常严格,一般人不允许进。进第一道门后,衣服要挂在门外的玻璃墙上。再经过几道门才最终进去。参观人员则都是隔着玻璃墙观察。”在美国,先锋、孟山都这些世界种业巨头如果转基因研发违反这些规则,一旦被发现,对企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在转基因作物全球提速的压力之下,中国????全球最大谷物市场的大门,逐渐向转基因技术敞开。

此次获批的转基因玉米品种,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范云六院士所带领的团队完成。上述科学家表示,自己对范云六研究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的过程比较了解。农科院根本没有“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这样的设备,“中科院遗传所有这个设施,但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研究没有使用这个设备”。

“10年前我们只是在棉花一种作物上和一家公司打遭遇战,今天是在整个转基因作物育种领域和数家跨国公司较量。”黄大?说,中国目前在转基因技术发展上面临很大压力。

随后,本报向多位农业科学家求证,除一位科学家肯定“农科院肯定没有配备这种设施”外,其他人士均表示,不了解范云六是否在“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做过实验。

“出于粮食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国家需要加快发展玉米生产,我认为这是放行转基因玉米安全认证的主要背景。”农业部农业研究中心研究员习银生对《?望东方周刊》说:“有研究预测,到2020年,我国玉米需求量将超过2亿吨,但产量只有1.7亿~1.8亿吨,供需缺口在2000万吨以上。”

针对上述疑问,本报随即联系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一直参与该玉米品种研发的副研究员陈茹梅回应说,“只有研究像非典病毒一类危害性特别强的病菌时”,相关重要实验才会在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中进行,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研究还没有到那么高的级别。

迹象在2008年就已显现。当年4月,农业部为修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进行调研;9月美国《科学》杂志首次在中国为一篇封面报道举行新闻发布会,力推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所所长吴孔明及其团队关于转基因抗虫棉的研究成果。

“我本人在美国先锋种业公司工作过,他们的实验室就不是负压的。”陈茹梅说。

“这是个中国套娃,打开一个还有一个,最核心的娃娃藏在最里面。”业内对这一系列信息这样解读。“中国认可并开放转基因育种市场,指日可待。”

交锋二

几个月后,一家跨国公司前总裁在北京召开的一个种业精英会场上一语道破了“最核心的娃娃”。

采访中,一位种业公司的育种博士,提出了针对转基因玉米的第二个质疑,即该品种不抗虫,不抗病,也不能提高玉米产量。其功能主要是“植酸酶玉米”能令生猪消化更多的磷,从而减少来自动物粪便的污染。这一看法得到了多位业内人士的认可。

国际农业应用服务组织报告预计,2010年全球转基因种子的市场价值预计超过110亿美元。

不过,这位育种博士进一步质疑说:“在玉米加工成饲料的过程中,遭遇高温处理,消化磷的作用将会降低。”

2009年,转基因种子市场的全球价值已经达到105亿美元。其中,53亿来自转基因玉米,39亿来自转基因大豆,11亿来自转基因棉花,占比最小的转基因油菜价值也达到了3亿美元。

对此,陈茹梅坦陈,植酸酶玉米,既不抗虫,也不抗病,也不能提高产量,与其他玉米品种相比较,突出的功用是“能帮助猪鸡鸭等单胃动物消化饲料中丰富的磷”。但她强调:“转基因植酸酶玉米中所含的酶是一种耐热的酶。”

作为全球第一大水稻生产和消费国、第二大玉米消费国,中国转基因作物市场犹如一座等待开掘的金矿。

奥瑞金的声音

“目前我们抗虫棉花年效益是77亿元,如果40%面积种植植酸酶玉米,我们可以创造135亿元的效益,如果40%面积种植抗虫水稻可以达到360亿元,效益非常显着。”一位转基因专家对本刊记者说。

前述对转基因玉米提出质疑的科学家还向本报透露:“大约两年前,农科院把玉米转基因植株卖给了奥瑞金公司,价格是一年几十万。”

“转基因水稻、玉米商业化生产和棉花不同,竞争会更加激烈,它们的品种专利权受到国家保护,私繁滥制受到限制,更主要的是它们是杂交作物,农民无法自己留种子,需要每年购买。”杜邦先锋前中国区总裁刘石说。

“转基因植株”还不能称为
“品种”。在“转基因植株”基础上,还要通过杂交、回交和分子技术及常规技术等技术手段,才能转化为“转基因植酸酶玉米品种”,而“转化”所需要的时间最快也得2-3年。因此,前述科学家认为,未来三五年内推出商业成品有很大难度。

据业内测算,中国每年的玉米用种量在10亿公斤左右,市场份额为100亿元。

奥瑞金公司是中国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种子企业,也是植酸酶玉米的独家供应商。中国转基因主粮获批的消息传至美国后,该公司股价持续上涨。其间的1月27日,更是涨了一倍,并在之后的几天内继续上涨,6个交易日涨幅达到300%!

转基因大鳄

记者多方努力,终于联系到该公司董事长韩庚辰。针对业内的质疑他回应说,农科院有“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转基因植酸酶玉米前期的研究实验,也是在“负压温室、负压实验室”内进行。

水稻作为中国人的主粮,广阔的种植面积、巨大的消费市场,激起了外界对商业化后财富的联想。谁会抓住转基因水稻这颗“金种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